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香港赛马会最新开奖记录 >

反思艾氏“9·11”:仇富心理掩饰下的王府井血案

2021-11-25 10:00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“他这人仇富。”在艾绪强被判处死刑前后,警察、检察官、法官、受害者,包括众多媒体记者,几乎所有接触这个案件的人,都这么说。而几乎所有的媒体以及网上的帖子,都把“仇富心理”当作一个话题重新讨论。这

  种讨论一度超越了艾绪强制造的王府井血案本身。那么,艾绪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  32岁的艾绪强来自河南农村,家在河南信阳兰店乡兰桥村。艾绪强家有父母和兄弟姐妹6人,小时候,艾绪强的一只眼睛被弟弟弄伤后失明。成年后他曾拥有一段短暂的婚姻。5年前,也就是2001年前后,婚姻失败后的艾绪强离开老家到北京打工。

  艾绪强来到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奶西村,这个距离城区不远的村落里聚集着上万名从全国各地来的农民工,生活在这里的河南人主要靠买卖废品为生。艾绪强到奶西村5年的期间,早期曾做过买卖废品的营生。他生活的转机是从2004年年底开始的。当时,村里的几家沙厂需要铲车司机,艾绪强得到这个消息后,就学会了开铲车,然后开始在沙厂工作。

  这段时期无疑是艾绪强的幸福时光。在这之前,靠收捡废品一个月能赚到1000块钱就算很好了。但学会开铲车的艾绪强因为有手艺,每个月能挣到3000多块钱。艾绪强的生活开始滋润起来。他很爱看书,经常去书摊租来一些杂志和武侠小说看。在这个期间,艾绪强是快乐的,只是偶尔跟别人聊起他失败的婚姻,艾绪强才变得很不快乐,目光变得低沉,他曾经多次说过“那次婚姻让我第一次想到死”。

  但是,半年多以后,日子又变得糟糕。因为沙厂严重污染环境,在有关部门干预下,沙厂停工,艾绪强应得的工资也没有得到及时发放。从那时候开始,艾绪强的情绪变得很坏。

  艾绪强在法庭上曾经当庭供述,自己的工资被拖欠,虽经多方反映,仍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,他因此对社会失去信任,才决定报复社会。“我找过劳动局、记者、国家建设部,还给政府打了六次电话但没打通,他们都不能帮我解决问题。”

  2005年8月以后,艾绪强整天睡不着觉,并且给家人留了一份遗书,后来他又将遗书撕碎。事发后其家属将遗书残片交给警方。遗书上隐约可以看到残留的字迹:“不可天下人负我……与其憔悴忧郁而死,不如壮壮烈烈去死……”

  在信阳兰桥村,艾绪强是乡村的主人,但到了北京却成了靠捡拾废品为生的城市边缘人,在强势面前,他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对待,会孤立无援。而回到他武侠小说的内心江湖里,他会强大无比。这种两极心态,就是在极度自卑和极度自尊之间的冲撞。

  在写下遗书的几天后,2005年9月11日,艾绪强怀揣着铁块和尖刀来到了王府井。这个中国最著名的商业区,成为艾绪强报复“黑心富人”的“战场”。

  9月11日,这个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会与产生联想的日子,被艾绪强选定。而地点也是艾绪强刻意选定的。令艾绪强作出报复社会行为的另一个原因,在很多人听来荒唐可笑,起码这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借口:“作为一个河南人,我受到了很多人的歧视,特别是在北京打工这几年感受很深,我们河南人已经忍无可忍了,我有意制造了这起暴力恐怖事件,就是想给河南人出口气。”

  对于整个事件的过程,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已经有较为冷静的记述:2005年9月11日10时许,艾绪强骗乘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,当车行至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侧路北时,艾绪强用事先准备的铁块猛击李文发头部,并用随身携带的尖刀猛刺其胸部,劫得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。后艾绪强驾驶该车沿王府井大街由北向南急速冲入步行人群,先后将9名行人撞倒,其中53岁的陈某、19岁的杨某被撞身亡,6人被撞伤。出租汽车驾驶员李文发也因被刺伤胸部及双上肢死亡……

  艾绪强驾驶的出租车在王府井变成了夺命“铲车”,只开过铲车的艾绪强无法控制出租车。最终,出租车撞上一个路灯杆才停下。就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,艾绪强制造了3死9伤的王府井血案。

  案发后,对于这起惨案,警方采取了审慎的态度,尽管艾绪强所犯罪行不可饶恕,但为了保证艾绪强的权利不被侵害,警方为艾绪强做了司法精神病鉴定,结论认为艾绪强既往患有神经官能症,但实施犯罪行为时有完全的行为能力。

  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上,艾绪强出庭受审,公诉机关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艾绪强犯有抢劫罪、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  艾绪强被带进法庭,他个子不高,目光冰冷,身形甚至有些瘦弱。面对记者的镜头,艾绪强面不改色,哪边相机的闪光灯闪亮,他就把目光转向哪边。当法官对艾绪强讲明为他指派了律师后,艾绪强大声说:“我要自己辩护。”

  “我无法在社会生存,我要报复,我选择了与王府井同归于尽!”艾绪强在法庭上声音洪亮地说。但他又报复了什么?报复了谁?

  在法庭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席的一角,坐着一位皮肤黝黑的农妇,她就是被害出租车司机李文发的妻子刘荣霞。李文发家在顺义农村,是家庭的经济支柱。几年前,做木匠的李文发为了多挣点钱补贴家用,就学了车,成为一名“的哥”。刘荣霞在家种地养猪,两个女儿还在上学。李文发70岁的老母亲每天出去捡破烂儿,每月能卖四五十元。

  在这场横祸中受伤的田长元依然坐着轮椅,由姐姐推着来到法庭。落下残疾的田长元是某单位的司机,他被艾绪强撞成小腿骨折。他在法庭上拿出自己近期拍的CT片告诉记者,钢板还在里面。“单位不景气,家里还有一个孩子上学,我已经没法开车,今后的生活不知道怎么办。”田长元说。

  2006年5月30日上午,艾绪强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、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此外,艾绪强还被判赔偿“的哥”李文发家属经济损失共计23万多元,赔偿另一死者家属经济损失共计40万多元,赔偿被撞成重伤的田长元经济损失共计37万多元,赔偿受伤的仇某2万多元,共计102万元。

  艾绪强面无表情地被带上法庭,面对媒体频频闪动的闪光灯,他一脸不在乎。审判长宣读艾绪强的犯罪事实时,旁听的田长元愤怒地瞪着艾绪强,刘荣霞眼睛红红的,死死盯住这个杀死自己老公的凶手。最后,当听见“死刑”两个字从审判长的口中读出,艾绪强头扭了一下,抿了抿嘴。听见赔偿家属100多万元,艾绪强竟然冷笑了一下。

  对于这个死刑结果,旁听的家属中很多人表示,不希望这个被告人被判死刑。“他死了,拿什么赔我们?”

  几乎所有被害人的家属对艾绪强被判处极刑的这个结果不满意。“虽然他死了,但是我们并不满意。他是‘一命抵三命’,他的死根本不足以弥补我们死去的亲人。”在法庭上,情绪激动的刘荣霞甚至提出卖掉艾绪强的器官来赔偿他们的要求。